江右东流

关于

好久不见

[ 结婚  蜜月  家庭  海子  随笔涂鸦  ]

15 Mar 2010

从己丑年农历三月二十九到庚寅年正月末尾的今天,好久不见了。施主们是不是望眼已穿呢?据报道,最近全国各地纷纷有网友石化现象发生,为了拯救大家,我回来了。

恩,好吧,我知道我得给出个像样的理由来:其实,我去度蜜月了。己丑年四月初四,在我和小娘相识了409天之后,我们觉得仅仅拿了证实在是太低调了,于是决定自己做两个煽情的视频,摆两桌酒收点礼钱,然后去到某个地方把我们浓得要漫出的甜蜜分享给此间的儿女。

于是,昔日的潇洒少年郎在五月的那个清晨,坐在爸爸亲自驾驶的婚车上,穿过重重雾霭下宁静的村庄,二十七年后变成了大人样。那是人生至今最美丽的晨光,最宁静的故乡,最动人的少年郎。

再后来,在那样的一个晚春,我们决定去悼念海子。于是我们和岳父岳母大人一起去了三亚,在亚龙湾的沙滩上我偷偷的跟海子说:“从今天起,我就是一个幸福的人,面朝大海,春暖花开!那幸福闪电曾经告诉你的,如今我会去告诉了每一个人”。于是在亚龙湾把自己晒的稍微像点本地人之后,我们决定周游海南。我们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告诉它们我的幸福。我们一路向北,因为我们要做NB(North-Based)的人。

… …

我们在这个自然而又不自然的社会里基于繁衍的本能生活,是什么给了这不确定意义的活着以这样幸福难忘的时光?是情感!

在这将近一年后的今天,我想说的是,我爱我的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