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右东流

关于

早安香港,暨Hello 2009

[ 2009  元旦  随笔涂鸦  ]

30 Dec 2008

不知道从哪一年开始,也许是05年吧,元旦时博客上的日志几乎一律是回忆过去展望未来。有些人的文字写的极有味道,让人读之便忍不住也要下手写上一篇,而有些人的流水账看起来似乎是在写正史一般。不过这几年下来,到得如今这个元旦,似乎有些人疲惫了,也似乎是年岁渐去,不忍在每个元旦去回忆那逝去的青春?

2008年的最后一天我和我的妻飞离江南湿冷的冬天,晚上从深圳罗湖过关抵达香港开始五天的爆卡之旅。妻子的二伯在香港多年,不过长这么大,她却总是“姻缘巧合”的错过了每次来港的机会。到现在怨念极重,所以香港的商场可要小心了。恩,尤其是Apple门店,尤其小心。

早上这个时候的香港还在沉睡,静悄悄的。与昨晚直到一两点还人声鼎沸,处处灯火通明相比,此刻的恬静安宁更让我欢喜。2008在众目睽睽之下不得不黯然立场时,我和妻相拥在一起,也是一样的恬静安宁。

我们三月在晚春露湿的夜晚从乌江开始泅渡,轻舟一路,四月路过久违的成都明媚的九寨后,我们寻得一处青砖壁瓦,一切世俗的、浪漫的、理想的都仿佛离我们远去。懵懂以来一直憧憬的、各种模糊的、清晰的情感从未像那时一般的让我有鲜明的活着的存在感。

七月,100天的缠绵之后,在金光菊和女贞子洪流的煽动下,我们背叛了单身神教。国姓爷亲身作证:与其在悬崖上展览千年 / 不如在爱人肩头痛哭一晚,所以,我们订婚了。

这一年有时候想起来,命中注定说的不过如此。与很多人的不同的是,我们上了天堂。所以经历了这一年,我才开始真正打算融入这社会,因为我已成家。尤其在10月我们去领了证之后,我越发的明白了一个男人的生活。

也正如在2008的后面我每日所告诉自己的那样,我在2009的希望和所努力的,都很简单:

希望所有的家人幸福安康,给他们我能给的一切; 希望自己努力工作:成家立业,我才完成了一半而已。

以上,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