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右东流

关于

老有所依

[ 海鲜  大排档  历史  未来  随笔涂鸦  ]

01 Jul 2008

晚上携夫人出席远哥及其夫人的排挡晚宴,可惜那个闻名已久的排挡集中营不太适合我:我对海鲜相当不感冒。远哥说偶是农民,其实应该说是内陆农民才对,海边的莫说农民了,丐帮的也可以大把大把的吃海鲜。

不过说起来几百年前老家那里正是海边,老家是个小县,名曰:如皋。如者到也,皋者水边高地之意。话说彼时当地的望族常去水边打些野味娱乐,这也是增进世家或者男女感情的好运动。当某世家的朱公子在街上遇到心仪对象某世家的刘姑娘之时,朱公子便会热情的发出邀请:“哈楼,美丽的niu姑娘,如皋(到水边的那个高点的地方)打野味去挖?”

通常niu姑娘都会雀跃,像个小呆一样~~~

所以,其实,俺也有海边农民血统…不是一般的农民来的…

不过晚上吃的真的挺开心,这段日子除了午餐之外,大多都是两人在家自煮自乐,相濡以沫。今天一下子和一足球场的人一起吃huan,这感受相当拉风…

这让我想起当年南京马台街的盛况,烤全羊、老季酸菜鱼、烧鸡公、老王馄饨都是让人整夜流连忘返的美味…

等有时间了带小娘回去看看,我很想在那里告诉每一个路人:谁说我们的青春无处安放?

过去献于历史,现在属于当下,而未来属于我们,每一刻都踏实且老有所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