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右东流

关于

黄梅天

[ 梅雨  温柔  随笔涂鸦  ]

18 Jun 2008

黄梅天里的六月,早上眼睛还没睁开便是淅淅沥沥的雨声。小娘在身旁安静的睡着,从窗帘边上悄悄漏进来的光线里逆着看去,神圣而温柔——每天的此时此刻都让人留恋且迷醉。

去年温柔的梅雨里,我会一个人拽着长长的背包带子,每天摇摇晃晃的走在路上,作“施施然”模样。而今年的黄梅天有些糜烂,缠绵着不走了,温柔的过犹不及。而我每天也是抱着moshi的包包,带着一个磕磕碰碰的小油瓶悠悠的行走。

昨天某同学在GTalk上跟我说公司来了一个设计师,一看便是南方的男子,跟我一个德性。原话是:“气质超像,然后行为习惯,说话声音,衣着品味都很像”,随后又扔了一句说:“原来你这么没特点”。我无语,那些很久没见的同学们,这些年我早已不复当年模样了。

物是人非,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而其实这些年尤其是今年变得最多的是,我越来越热爱生活。

谢谢聪明贤惠美丽的小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