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右东流

关于

新居

[ 地震  汶川  乔迁  随笔涂鸦  ]

18 May 2008

搬入新居,周末两天全搭上了,到现在是四肢无力,腰酸背痛,眼见明天这上班是要黄了。而我美丽与智慧并重,兼且上得厨房贤惠无比的小娘让我汗颜无比,收拾了两天之后的现在仍然可以蹦蹦跳跳的扫地。

我不支的斜倒在沙发上,沙沙声里,屋外的一切仿佛离我远去。懵懂以来一直憧憬的、各种模糊的、清晰的情感从未像此刻一般的让我有鲜明的活着的存在感。

我爱我们的家,我开心满足,一切世俗的、浪漫的、理想的都将会被我们一起征服。

九寨归来一月有余,不过最近仍有朋友同学会在线上问我是不是在杭州,担心我也遭难。俺在此广而告之,俺上月7号就已经取道重庆返杭,诸位请勿担心。

06年去九寨的时候我选择了汽车,最初有这样的想法有一点是想寻找旅行的感觉,不过更多的是因为身份证寄回了杭州公司急用无法登机才没飞过去。不过也因此我才得以一览沿途的众山渺渺、各异风情,只这样坐个来回便是不进沟已是不虚此行。单程13小时的行程中停车休息4次,其中一次便是在汶川。现在残存的记忆便是水多,水电站多,路一段在左岸一段在右岸,仅此而已。

不管汶川当年如何而今又怎样,那里的很多人如这个城市一般,无论生或者死都是默默无闻。那些而今经常在媒体中出现的面孔,他们的不幸和逝去者一样,也和汶川一样。

明天14:28分的三分钟默哀,我会许三个愿:

  1. 愿所有逝去者安息
  2. 愿所有幸存者健康
  3. 愿你们早日搬入新居

我想可以再去汶川看看,即便我现在无法亲自重建你的美,但我总可以再去欣赏你的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