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右东流

关于

归来暨周末

[ 九寨沟  重庆  JamesBlunt  随笔涂鸦  ]

11 Apr 2008

高原阳光明媚却时光飞逝,去年老去的思念在这个晚春欣欣然解冻、发芽、生长,小娘戴着长长的鸭舌帽,在各个湛蓝海子边雀跃。这一次,你给我的不止是宁静。

We lost us…

春暖花开的日子最是思动,公司同事带着悠然回忆的眼神说起当年去尼泊尔的时候坐的20人的小飞机,需要耳朵里塞棉花的那种,我砰然神往。很多年前曾经有过的梦想开始逐渐苏醒,想着以后怎么也要每两个月就出去一趟,这才不枉此生。

10年前高中的那会,总是喜欢拿着地图册翻来看去,会把所以自己想去的地方标注起来,而且另外用一个小本子记下。然后在某一个不想听课的时刻偷偷的对着小本子幻想:等上大学了,一个月要去几个地方,几年可以把这些地方都去遍。

现在想来,人生的时光很难说哪一段最美好,散落在回忆中的日子,如同发黄的相片一样,怎么都是很有味道。而有些日子不管在回忆还是当下,总是让你觉得如此美好,美好的令你每时每刻都在回味都在恍若隔世。

周一在重庆转机回杭的时候去了罗汉寺,就是Crazy Stone里的那个罗汉寺,生平第一次虔诚的净手燃烛上香。我和小娘并排跪着,心里从未似那一刻般的满足和愉悦。

很多年后,当我们故地重游时,我们一样会带着nano,一人一个耳塞,而James Blunt就在那里轻轻的唱:”Here we go ag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