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右东流

关于

如今我已经26岁

[ 26岁  随笔涂鸦  ]

16 Mar 2008

如今我已经26岁,一个据说是开始真正衰老的年龄。那年在北京,俊峰挎着他的斜包走到浪潮的旁边看着漫天的阳光很是感慨,他说:“阳光明媚,时光飞逝”。我问为什么在那么美好的一句之后加上这样低落的感慨。他说,等你过了25岁就会知道。

如今我已经26岁,一个据说是即将迈向男人黄金时代的年龄。那年在南京,我们看着《我的黄金时代》泪流满面。最终我们也不过像大多数人一样,结婚、娶妻、生子,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终老或者病死。我们的黄金时代永远都无法真正属于我们,因为当我们在时,却永远也不知道那是黄金时代。

如今我已经26岁,一个据说是即将而立的年龄。那年在南京,妈妈突袭我的小窝,看着我一塌糊涂的房间刹那涕下。我曾经极度向往自由,或者向往极度的自由,但是那一天我明白了我的血液里流淌着一些永远也无法自由的分子,我爱我的爸爸,我爱我的妈妈。所以我的而立不是给自己黄金时代,而是要给他们幸福的晚年。

如今我已经26岁,在这个真正开始衰老的年龄里,我渐渐变得如同上一个黄金时代之前一样脆弱不安。那是纯洁得一如无知一样的我无可救药,现在不知是否依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