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右东流

关于

Hello 2008 And Goodbye

[ 2008  元旦  随笔涂鸦  ]

28 Jan 2008

我的时间躺在这城市的某个角落里沉睡了很久,但梦中千年却终难抵人间一话。在这个亿人仰首期盼的零八年的一月的末端,我从垒垒旧日中爬起,独自坐在华星时代的顶端,Say Hello And Goodbye。

这惯例是一篇总结和展望的文字,如同一些 倔强向往的理想 一样,我希望我能保持这样的习惯终老,并作为遗训传宗接代。我也照例的开始若无其事的默默想起那些被忘却的希翼并无可奈何的再次希翼:

一月: 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时间艰难而又迅速的爬行到2007年1月,刚刚结束了为期4个月对京城的友好访问的我,看着稚嫩脆弱地堪比婴儿的项目,心里一片茫然。我不知道该如何去希望或者希望什么,所以hello 2007里我只能说“或者所谓春天”。而在3天之后的Macworld,Apple作为一个前辈语重心长的告诉我:“ The first 30 years were just the beginning. ”。我于是振作,再次飞向北京。

二月: 这是凌晨两点 / 你的影子象十万奇兵 / 突袭我的江南 / 尘起,寺破,禅败退

我很安详的沉默,16块水泥制品搭起的空间之上,世界是矛盾的世界。你看不清楚远方,却看清楚了那是远方。这是这年里我第一次思川。而在同一天我启程回家欢度春节,临行前,我依然在思考:“男人是什么?男人的本质不是生理的雄伟,不是历史赋予的责任,不是社会与身俱来主体。那么男人是什么?”。这个问题,现在的我依然无法清楚的回答,或者有一点:家。

三月: 林花扫更落,径草踏还生,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

直至今日,我依然觉得深深愧对大哥。06年川中的那次托付让大哥和俊峰在后来的半年里伴君伴虎,而终于这个月里,我很高兴地看到他们从项目抽身而出。我有些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于是 这个春天里我开始将自己逐步改变为前端工程师,并给自己这样的理由:

“一直以来,我们coding的目的是什么?是对技术本身的追求吗? 假设这个回答是正确的,那么技术本身是什么?很简单,为人民服务,改变人类生活的品质。假设这个回答是错误的,那么目的是什么?我们假设所有的coder都是热爱自己的工作的,那么目的也很简单,改善自己的计算机使用效率。 这二者归根结底就是:用户体验!”

四月: 东风何时至,已绿湖上山

作为对Apple前辈给我醍醐灌顶的报答,四月的某一天我出去转悠了一番并带回大飞Macbook Pro MA609,小飞自此雪藏。就在这个月,在结识Joseph将近半年之后,他决定到我们这来寻找些什么。而阿布(Inseek)也从blogcn被忽悠而来,从此,博狗开始了最让人难忘的岁月。

五月: 生命升华,似一只鸟儿 / 越过一冬的干涸 / 攀上浓烈的高峰

最后的五一长假我使用了有生以来最高的出行规格——南航头等舱;同月,项目新版上线,获得了它有生以来最大的认可;同月,汉子离开了。

六月: 天苍苍野茫茫的独路上行走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怆然涕下

这是这一年里我第二次思川。梅雨六月 的这一天,我从创业大厦旁边每天都路过小桥路过。如同现在每天的路过一样,不过那天我施施然。端午节后 ,我发现我已经越来越远离曾经的我。是月,汉子归来。

七月: 思念扑面而来 / 伏在我的肩上 / 我只是有些倦了 / 将身躯靠近大海

我们奢望某些属于80年代的记忆复活,而那些年代撇下我们,头也不回,扬长而去。记忆却在原地荡漾,幻化成影像。于是时光继续,影像飞速,记忆由于技术纷纷复活 。经常 大雨倾城 的浓浓夏日七月里,在变形金刚的片尾,Linkin Park却给了我温柔和悲怆。少年时的那些梦想,浪迹江湖,马放南山,昨日种种如此一一涌上心头。我决定要走我的路。

而在这个七月,思念已经老了。

八月: 思想总在回溯 / 但是时光一直前行 / 一旦分离 / 即是永别

我并没有为别离伤感,也许是真的成熟了,也许是07年“淡定”、“内敛”是流行词的缘故。有很多人问起了我对于创业有什么总结,一句话:永远都不要对别人期望太高。小红去了Yupoo,阿布去了北京,而今的6.cn流淌着他的血汗,金老师则回去了宁波。

同样在这个月,我有了新的开始,并看着新的伙伴们创造了一些奇迹。短短的3周,我们在没有任何推广的情况下alexa直逼2000名,广告展现pv过1亿。

正淳说我走了狗屎运,能进入这样的团队。其实他错了,我只是牛粪。

九月: 一百三十行绿苔阶梯之下 / 那些盛开过的岁月正喃喃自语,渴望永生

九月里我的24周岁生日悄然结束,这一天收到的第一个祝福仍然是来自老姐。不知该怎样表达看到老姐邮件时的心情,但是真的很想哭,真正的姐弟也不过如此。谢谢姐姐。

中秋后的第三天,iphone和mbp两兄弟花远渡重洋终相见!

十月: 昨天的潇洒少年郎,今天要变成大人样~~~

这罗莎过境的节日里的婚礼上,我坐在红地毯的一边看着昔日舍友微笑地挽着新娘在婚礼进行曲里缓缓走过,那些往日那些言语仿佛就还在昨天。

十一月: 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

我想我总是走在漫长的路上 / 以云游的名义,四处徜徉,安逸的日子里迎来alimama一百天。同月,我和汉子再次战斗在了一起。

十二月: 那里马兰花开,我邂逅妻子 / 没有上帝,我无意识 / 与她一起看漫天下沉的黄昏

鸟一声一声的叫 是他来了:“我叫弗洛伊德” 在这片土地上两条腿的生活 性美妙,春天快乐 我种下了一群女人—— 白皙的路一直通往天堂 那里马兰花开,我邂逅妻子 没有上帝,我无意识 与她一起看漫天下沉的黄昏

Goodbye 2007 and Hello 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