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右东流

关于

安逸

[ 川腔  随笔涂鸦  ]

18 Nov 2007

日子过的就像水一样,尤其是最近这一段,颇有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之感。我时常想象可以抽刀断水,看看是不是如举杯消愁愁更愁一样的水更流。不过显然我没有做到,否则这篇日志就不会到现在才诞生了。

说点真的,最近确实很想能坐着大船去四处晃悠。很小的时候曾经在小姑父的船上玩过:白浪、黄沙、可以掀开船板就大解是我如今仅存的印象。小姑父去的太早,那年他在异乡的铁轨间踯躅时被对开的两列特快扯入了铁轨,从此天人两隔。那时我应该小于等于10岁,如今的我已经忘却了太多的记忆,只是这件,我却不知为何始终未忘。而现在每天工作的楼后面就有一条运河,午饭后的小憩我们大都是去那里趴在栏杆上看上帝,看上帝的子民行船、修岸堤、趴在河边看上帝、看上帝的子民行船、修岸堤、趴在…..

死循环了。

所以日子像水一样。

所以我幻想着可以圆大学时未竟的放船直下三千里之梦,正是君子东流是也。只是可惜三峡不再,我只能在灵山大佛的脚下虔诚的长吁短叹:古今兴亡多少事,如今皆与青荇说。还想去的就是大连了,海上的钢琴师们不知是否都是痴人,来来回回的像旅人演奏自己的梦。

人是一种奇怪的动物,每天上班上到手抽筋,缺钱缺到自然醒,可是这无比繁忙的日子,硬生生的让我活出了水一样的安逸的味道。习惯真是可怕啊。总之下面的这句川腔就是我最近生活的真实写照:

好安逸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