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右东流

关于

体检

[ 后悔  感性  理性  思考  随笔涂鸦  ]

31 Jul 2007

上午去体检了,在迈进那个地方前我花了很长的时间来酝酿勇气。这一年被成为“创业”的日子我很清楚会对身体造成怎样的伤害,出来混总是要还的,而今天,就是这个日子了。

在今天之前,有很多人问过我同样的问题:“这一年多你后悔吗?”。

我通常都会笑,并且会觉得这个问题很奇怪,我不是出资人也没有把项目当成我未来的全部,所以,无论如何,该说后悔的都不应该是我。在哪里不是付出呢?同样的,在哪里我不会进步呢?社会复杂的远超乎我的想象,我不知道应该庆幸自己总算对这个社会有一些了解了还是应该悲哀自己开始陷入。总之,因为我的茫然和不愿意深想这些问题,我都会回答:“不后悔,因为我学到了很多东西。”

不过今天我第一次开始真正的思考这个问题。杜江同志曾经跟我说:“真正干事的人不能有任何艺术化的人生情节”,我恰恰是有艺术化的人生情节的那一种。艺术似乎从来都是和感性挂钩的,即便是理性的艺术总是会有一个感性的外观表达。而我,在18岁之后的这些年里越发的让自己的思想和躯体海阔天空,我生活在自己臆造的世界里,从不借鉴他人。我看似很独立,却脆弱的不堪一击。

这个现象在最近一年的碰撞里表现的尤为明显。

所以我现在后悔是必然的,而且,不仅仅有这一年。但是艺术化的人生情节我想我无法弃去,我所需要的是,做任何事情之前理性的分析它,然后用艺术化的方法解决它,如果有异常,理性的分析,然后再艺术化的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