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右东流

关于

The Road

[   随笔涂鸦  ]

17 Jul 2007

背包,关窗,拎起卧室的垃圾,到客厅穿鞋,出门。这个上午没有因为二零零七年变得有什么不一样,you know,总是有人说,“每天都很重要”这样的话。走出小区的时候,我转过头去看车,太阳很尽职的悬在高天,旁边是战斗机刚刚爬过时留下的墨痕。我眼睛一阵刺痛,天地间的光明似乎有些过了,还是,这个世界在燃烧自己?

是时候该去买个墨镜了,我坐在车里看路边眼镜店的海报。人们不断从车旁掠将过去,这个休闲城市里生活着的人们看起来并不休闲。一个背着两只破了的蛇皮袋的老者走到垃圾桶前探头看了一眼又失望的继续他的拾荒。没有人往这里看一眼,每个人都小心的走每一条路。

绿灯终于亮起来,缓缓拐过街角,巨大的工地占据了路的半边,车流断断续续。我大字型的坐在车里,折头甩手,这副躯壳逐渐陈旧,总有些零件开始隐隐作痛。等我再看窗外时,车流已经恢复,小车们穿梭往来,而我所在的这一辆脱离了它们渐行渐远,每个人的希望大多一样,赚钱,结婚,生子,快乐的死去,可是为什么每个人的路却都不一样?

我已经到达,身后的人们不断向前涌去,不远处便是工作的地方。每天如此,每天都仿佛过去的25年不过是刚刚开始。山外山的三百里外的迎春花谢了吧,去年这个时候的成都春熙路,我的哭泣同样毫无理由。

我开始慢慢的走,低着头,和02年走在学校墙边的我一样,生怕有叶子掉下来砸破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