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右东流

关于

梅雨六月

[ 梅雨  六月  随笔涂鸦  ]

14 Jun 2007

最近天气很好,都是在28度以下。我拽着长长的背包带子,每天摇摇晃晃的走在路上,就像小时候上学路上折下的油菜花后的情景一样。以前看武侠的时候我很喜欢一个形容词叫做“施施然”,我很向往。宽袍大袖,衣袂飒然,长剑在肩,一路无忧无虑的行走,遇见不平或大快,便长啸。换成当今,小时候只能把油菜花当作假想敌,折了树枝做剑;如今大了,却是希望能跨上LandRoverMac在肩,Leica在手,ML走天涯(注意不要想歪~~~)。

昨天今天一直下雨,梅雨来了吧。下午去公司路过华星路阿里附近时,桥下的水流与平时比起来颇有湍急之势,我仅仅是瞥了一眼,却依然不能自已的又想起了九寨沟。在离开那个美丽的地方至今不足一年的时间里,我时常被某个神秘的弦触动,呆呆的在身体的某个角落上演一次又一次动人的节奏,每一次都让我几乎无法控制自己直想再次奔向远方。我喜欢那个地方,喜欢在天苍苍野茫茫的独路上行走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怆然涕下的触动。

不过每次我也都会想,还未进藏就已经让我如此痴迷,那藏域到底是怎样的风情?我只希望我走进那个地方后还会再走出来,也许我骨子里流的不是血,而是风。

这些天依然忙的昏天暗地,这个日志从7号就草稿到了今天~~~

上个月去办了健身卡,开始为某个不久将来的远行做准备。而现在,只能加班到深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