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右东流

关于

关于春天

[ 穿Prada的恶魔  春天  随笔涂鸦  ]

26 Mar 2007

有些日子没有来这里写了,昨天和inseek、joseph打完羽毛球之后回家痛快的洗了个澡,随即从内到外全部换上了春装。

估摸着是自己的心理年龄有些的越发大了,反正是有些经常的精神恍惚。这春天在我的人生里头已经来来去去24回,到得今年方才知道珍惜,说起来真是惭愧。每天步行上班下班,这在以前得我有些不可思议,很浪费时间:想起来就想笑,20岁得时候年轻得很,却总是担心会浪费了时间;而今眼见着奔三越奔越快,却开始有些心性上悠闲了。

最近开始发现自己胖了,03、04年那阵子,也就59kg。到了去年,一下子竟有了68kg。而昨天得时候,已经是69kg了。这1kg肉让我觉得自己得小肚子十分的巨大,han曾说男人要是肚子也开始向官老爷门看齐了,那这个人就废了。这让我恐慌不已。

开始对自己的身体做减法吧,做完了再慢慢做加法,增肥看来貌似也要遵循适度增加的真理。最近看到不少人都谈及“适度增加”,就我而言,适度增加是一个大的概念,要真正完成这样一个概念,需要的是想到就做的激情和持续增减的执行。否则,仅仅是一个纸上谈兵,眼高手低之辈而已。

前天看《穿Prada的恶魔》,之前没有看过别人的评论,观后也无。对于我来说,这是一部让我值得记住的电影,而让我记住它的是Nigel和Andy的一段对话,当Andy被故意刁难后去找Nigel诉苦的那一段对话。在绝大多数情况下,每个人都有理由忍受boss的任何刁难。为什么?首先记住我不是受虐狂;其次,是不是刁难应该站在对于自己有没有帮助的方向看。事实上,大多数所谓的刁难仅仅是boss的工作习惯而已,为什么会被自己认为是刁难或者说不可接受的习惯呢?答案只有两个:你不是真正想干这个工作、你并不热爱你所从事的行业、或者说岗位。

当然,这有一个大前提:彼此相互尊重。这个社会也许抛弃了平等,或者尊重已经变得畸形,但是,尊重终归是存在的并且是感知个人存在的重要途径。不给对方尊重就不要妄想被尊重,更不要妄想会得到对方帮助。

恩,结了,最后一句:春天到了,愿你们都还有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