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右东流

关于

他们说:现代诗的陌生化

[ 现代诗  陌生化  思考  随笔涂鸦  ]

06 Jan 2007

不知是否是老了,抑或是江郎才尽,这两年来每每舞文弄墨时总觉得是在咬文嚼字。常常很多感觉一类的思维性质的意图无法表达,到嘴边指尖打了个回圈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于是有了很多真正意义上的断章与狗尾续貂的现代诗。不过尚幸的是,我并没有把它们陌生化,至少从我的角度是如此。

现代诗作为一种文体,和其他文体并没有本质的区别。现在的诗似乎都存在着一种现象,说朦胧也好,说陌生也罢,甚至死亡也无不可,它们无一不是想极力的对读者说“我是诗歌”,就像不入流的混混总是恨不得把“我是流氓”写在脸上一样。很多时候很多诗歌我们都无法理解作者的笔法,无法触及他们的灵魂,这是因为这些诗歌的诞生是有着其特定的语境。诗者不为谁而生,它是某一个时间和某一个空间的载体,有着其独特的意境,而这些往往只有参与者本身才能读懂。所以似乎久而久之,不懂的诗歌看得多了,很多人得出了一个共识“诗歌陌生化”。一时间颓废的、朦胧的、死亡的、流水账的成了诗歌的全部,这直接导致了现代诗的没落。当然,我不否定有着深刻的时代背景在背后,不过这是每一代人都背负着的,我们并不是唯一的受害者。

我不是一个文学工作者,甚至连文学爱好者也说不上,且我也不是共产党员,所以我不能站在历史的肩上用巨人的眼光辨证的分析如今诗歌的总总,但是今天在中诗看到下面这段话,我非常赞同,尤其是这一句:“如果有一种陌生的解释出现,那无疑,是某种程度上的作者的不敏感或者说是某种技巧上的不完善了”。其实说的更加直白一点,就是书读少了,词汇量不够了,就像英语4、6级水平无法达到的人,还怎么去写一篇流畅的文章呢?不过,也许还有一种可能:“此人不适合文学工作”!

附上在中诗看到的全文:

呵呵。写点感想和愿望吧。 前几个我是努力倾注了些东西进去了。 关于出走,我觉得似乎“公共语境”已经成为令人头疼的东西了。渴望跳脱的心情可能可以从词汇的陌生化折射出来。可是的确的,在我们的惯用的解读中,是存在着某种障碍的,如果自顾自的脱离出来,那么或许只会迎来一种不理解和惯性思维的质疑,我理解这种质疑,但它无疑是一种阻碍成长和延伸的限制。。

我觉得在诗里需要有更多的可能性和包容性,文字间是可以不断的、自由的组合和繁衍的。。如果有一种陌生的解释出现,那无疑,是某种程度上的作者的不敏感或者说是某种技巧上的不完善了。。

很多时候似乎语言的陌生化占了诗文的主题,但其实它们描绘的并不完全是一种感觉,它们有具体的指向和意图,至少这不是一种不准确的归整和融合,更不是一种模糊的精神状态。。关于是不是需要一个根基,我觉得这是一种苛求和一种限制。。

当然我也不认为陌生化即使最好的表达方式,它需要归于自然。但日常的生活状态让我们对自然的触觉模糊并且缺少敏感,关于这点我缺少认知。。 另外的,我觉得过多的“抒情”是一种伤害,这种复制和惯性的思维流程太可怕了。当然的,正常的抒情没有问题,但是它其实是不断的流动、分散和连缀、并折射和反射着思维的光的。。

中国诗人 小召 2006-12-23 20:33:47
原文地址:http://www.chinapoet.net/bbs/dispbbs.asp?boardID=5&ID=29908&page=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