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右东流

关于

别后

[ 无家  随笔涂鸦  ]

27 Dec 2006

离前只盼他乡老,别后方知故国怡。也许这两句诗用来形容此刻我的心情有些欠恰当,但是,我想我是真的喜欢上了北京。 是的,我曾经抱怨北京糟糕的空气,抱怨北京突发的交通管制,抱怨北京庞大的城市面积,可是却又不得不承认,这些都是努力后的结果——你至少能看到有些人在为改善这些事实而努力着,并且稍有成效。喜欢或者厌恶一个城市,可能会仅仅因为某一个人而改变,但是,有一些城市能让你忘记人而只记得生活。

昨天从杭州去了无锡,无论在杭州也好,还是在无锡也好,似乎我一下无法适应这江南的交通秩序了。北京的交通是很拥堵,可是很有秩序。而这里的一切都像苍蝇一样,让我直想逃离。也许年岁渐大的一个后果就是,总是不断的习惯。这不断消长的岁月里,习惯使你习惯消长,并最终平静的面对生老病死。晚上太湖边大雾,在三凤酒家吃完后已是接近九点。朋友开车带我们去了渔夫岛,人工沙滩上湖风清冽,兼以周围雾气霭霭,仙境莫若此也。我站在石上默然,一时间却又很想长歌一曲。

我们都在时间的高速路上,我们总是渴望览尽过往风景,可是这雾霭茫茫,又怎知道这雾霭之后其实不如故乡;于是我们失望,于是我们总是期望能在某一段之后回到温柔宁静的故乡,可是这长路漫漫,也许就像王问的那首诗里说的一样:

看君已作无家客, 犹是逢人说故乡。

我们总是说故乡,可是我们都忘记了,其实我们都已经无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