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右东流

关于

倔强向往的理想

[ 理想  冬天  温暖  随笔涂鸦  ]

16 Dec 2006

我在高中才开始懂事,在那之前的日子,用一句很流行的话来说,纯洁且快乐的像一朵小白花一样。少时爸爸很少在家,妈妈和很多望子成龙的妈妈一样,每天会告诉我要好好学习,要上大学,也仅此而已。附近的同龄人都是女孩,这直接导致了我安宁性格的养成。作为一个男人,我不会很多男人的游戏,不懂得男人之间澎湃而坚定的友谊,更不懂得,什么是男人。

在懂事之后,我开始怀疑一切,并渴望知道一切、并逐渐拥有了自己的理想。我怀疑书上所有白纸黑字坚硬异常的定理与公式,怀疑历史的每一个求证,怀疑一条线为什么就要叫一条线,当然,也免不了那个自人类存在以来就被我们怀疑着的那个怀疑:为什么要活着。其实我觉得或者应该这样说比较好:我们是活着吗?也许我们这里就是地狱,每个人都喝了那碗孟婆汤;或许,我们这里就是天堂,每个人都是另一个空间生物眼里的天使。有很多或许。。。

怀疑的最后我读了很多书,写了很多笔记,想了很多问题,问了很多人和很多次苍天,并得出了一个结论:我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完美主义者、虚无主义者。我相信如同我敬仰的大头同志说的那样:“每个年纪足够的人都曾经热衷于此种讨论并企图得到唯一的答案”。瞧我已经给出来了,并且是三位一体的,可是为什么理想完美而又虚无?因为理想本身是虚无吗?不,虚无是此刻,理想是精神,完美则是态度。

所以我从此喜欢道教,喜欢并不信仰。我有很多理想,所有的这些理想让人沉默,如同我高中单恋三年的女孩给我的四个字一样:沉默是金。我们不会因为年岁既长、日子渐渐沉默而变得羞于启齿,每个人的心里都隐藏了很多自己的理想,这些理想让我们沉默。为什么会沉默?因为人生虚无,理想是倔强坚持向往的活着,于是完美给了我们沉默的生活态度。

北京大降温,借用大头的话:冬天真的到了,愿你们拥有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