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右东流

关于

山外山的三百里外的迎春花

[ 灵魂  断章  ]

08 Mar 2006

时光拖走一地孤独的碎影
那些所有会飞翔的鸟儿
过的并不平坦安宁
我能觉得它们拥有着天空吗?
我也曾经拥有湛蓝的双眼
可是,瞳眸也会褪色吗?
二十四年的浮光掠影
统统成了辗转蹄嗒的迷梦

我不再打马而过
山外山里的水总是很深
而三百里外的迎春花开的时候
寂开始下来
我的哭泣毫无理由
满街的人全是鬼子
而我,从那个曾经死亡过的地方来
肉体给你
却忘记了带灵魂

nowa
2006/03/09
凌晨于杭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