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右东流

关于

偷香

[ 情人节  随笔涂鸦  ]

14 Feb 2006

我的话通常很少,当然我也会有如长江之水滔滔不绝的时候
但是这个几率不大,用村上式的形容来说的话就是“像公猪发情那么少”
现在我就是不说话,只是向前看——
看她一直都很紧张,从刚刚进来到坐到我面前到现在一直都不敢把目光停留在我的脸上超过一秒

她比之前mail过来的照片上要漂亮,虽然真的如她所说的胖了,但却是那种恰到好处的丰满
那种一眼就能看出她说她已经结婚了是事实的丰满
眼睛很迷人的邃着,仿佛有着俄罗斯人的血统,眼眸也是那种微带蓝色的烟黑兰,稍稍凝注心神便被深深吸引
忽然想起了前些天看过的一组情诗中的某几句如果改一下很符合现在:

是时候,生活走了  
不打招呼,溜进一条马路  
马跑了,留下尘埃  
下面的路,我的眼泪在唱歌
 	冰儿,你一眼凝眸的烟呢 是我追寻的心迹

她送了一盒TresorDore巧克力给我,并且强调:“这是给弟弟的礼物”
那瞬间我一下子就喜欢上了她故作老练的纯真的紧张

她一直都紧张的流汗,我总是微笑着看她
她和我一样也喜欢靠着椅背的一角斜坐着
我们仿佛已经认识了很久一样的随意闲谈
她跟我说她老家真的就和俄罗斯隔一条河
她跟我说她不喜欢这会我们旁边那位正在弹钢琴的女子
她跟我说我是她见的第一位来自网络的男子
我边听她说边吃光了我的蔬菜沙拉,顺便把她的也吃了
……
她想和我争着买单,我阻止了她
她说那一会让我听她安排跟着她走,我说好

下一刻,我们并肩走在了西湖边
今晚的西湖应该是见证了无数情侣爱人的圣华伦泰(Saint Valentien)
舒缓的十米慢踱之后,她犹豫了好一下然后挽住了我的手臂
我那时其实很紧张很紧张,眼睛睁的滚大,不敢看她
西湖今晚真的很美,烟笼水,月笼纱
我清楚的感觉到她身体的充盈的弹性
真的应该抓住身边每一个美好的一刻
否则总有一天我也要如同前几天那人写的那样感叹:

我又一次这样全心的去一步一步的行走
马路越来越宽  
也放不下你的美丽  
曾经的笑容无缰而驰  
穿过我的废址  
一声蹄嗒  
月光也无法缝补这片断残

去西湖电影院的路上有人放飞了一只棉花糖孔明灯,她像小孩子般雀跃
我缓缓的笑着,心里却在叹息:“这是失去”
电影院门口让我们有莫名的慌张,看片目单的时候
她凑到我耳边轻轻的说:“我遇到熟人了”,我一下慌了,有点乱
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和她买了票和饮料在等待区坐了下来
我逐渐恢复,深吸了一口气又暗自叹了一口气,问她:“你刚刚遇到熟人怎么办的?”
她笑着看着我:“还能怎么办?笑了下算打招呼。”
我能感觉到她的不安和坚定,拉过她的手,我轻轻抚摸

我现在竟然已记不得电影名字
唯一记得的是她斜靠在我的肩上修长的粉颈——
在一个小时后我狠狠的咬了它一口
那时我们已经出来重新回到了西湖边:

月光光是一地的碎影  
今晚已经过去的时刻都成了  
拾不起的旧时光  
伴随那些看不见的落叶  
一吹,都飞进了来日辗转的梦里

前面30米处就是出口,我搂紧了她:“要不今晚不回去了吧?”
她不看我,只是慌张的摇头:“我从来没有不回家过夜的”
上出租车前她想把头发扎起来,然后又放弃了
她靠我的肩上说困了,我低头看她的脸再也无法忍住:
我吻上了她,甜甜柔柔的唇回应着我
她的汗又出来了,别过头去不敢看我
我心中激荡不已:

伴随尘埃上升,乌云越积越厚  
厚得跟我的黑夜一样  
冰儿,看见乌云  
请靠近,再靠近一点  
看我用一生的能量  
为你轰鸣、下雨、一闪而亡

nowa
2006/02/15
凌晨于杭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