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右东流

关于

化身天外

[ 化身  宇宙  黑洞  断章  ]

15 Jan 2006

浩淼的太空就是我的所在
无垠的星海正是我的胸怀
驾着凝重的星云
我一路高歌
我自快乐
我自豪迈!
前进的路上
黑洞就此走开

我狂热地恋着这荒漠的星海
纵然我无法做那水色的行星
在体内孕育生命的节拍
但我还是可以化黑重为明和
化太虚为实在
作为一颗流星
化身天外!

2001/3/11
南京草场门

至今想起来就觉得很好笑,从高二的某个时刻开始除了语文课和英语课之外每一个课堂都变成了我沉思、乱涂鸦的时刻。甚至每次考试也是如此,试卷做好了检查是从来不做的,相信自己的第一感觉,对于不会做的题目再去想也不会有奇迹出现。所以这个时候偶就会拖出草稿纸,装作冥思苦想的样子——事实上也确实是冥思苦想,哈哈。 高考的时候勉强进了大学的门却不想进了一个好学校,毕业的时候看着很多人在国展中心在五台山人山人海心里常常不免叹息:我们专业的人都不够供电局、电力研究所、电力设备公司瓜分的。不过这些与我无关,从进学校的第一天起我就知道我不会从事这个行业。我不知道这算是逆反还是对教育制度的针锋相对抑或是对冥冥之中一切的主宰的抗争,也许都是哩。

说到这里也可以想象我的大学了,课是不说拉,这次更加干脆了,除了第一课和最后一课一般偶是不会出现的。假如我出现了,那么老师便省去了一桩事——点名。而考试在除了最后的30分钟之外的时间里,我只会在试卷上写上我的个人信息,姓名班级之类的。然后在可爱的答案从不知名的角落辗转传到我手里之前,偶就开始偶的创作苦旅。大学里写下的一些文字倒有大半事这样产生的,我自己都觉得奇怪,考试的时候似乎特别在写作状态。 上面的这首便是诸多考场作品的其中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