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右东流

关于

绽放

[ 绽放  李健  随笔涂鸦  ]

17 Aug 2005

一个我在大学时偷偷仰慕过的不知名的MM这样说过,其实这世界上本没有奇迹,只不过守望的人多了,也就出现了奇迹。事实上我当时就是在院报上看到她的这篇文章后开始仰慕她的。不过可惜,始终都无缘得知其姓名,更不用说见面了。当时她说一切的距离不过是街灯旧巷花样年华般的暧昧,而且距离是为了守望,守望则导致了奇迹。

也许是为了印证她的这些话,在即将离开南京的时候,我收到了雪雪的mail。

事实证明一切的繁华喧嚣不过是寂寞的唏嘘阑珊,当前世一切在三生石上刻下的情感飘然而至时,哄然而逝!看完雪雪mail的那一刻我极其强烈的感受到了这一点,然后我开始极其强烈的想要去远方。为什么我要去远方?大头也曾经想过这样的问题,我们为什么要去远方?他得出了两点,一是:

人们生活在自己熟悉的状态里,年复一年,触角和感知能力大多被一成不变的环境消磨得粗糙和迟钝了。我们闭着眼睛也能回到家;对身边美好的东西习以为常,无动于衷;我们甚至觉得人生就是这样了。这真叫人灰心。 只有在陌生的远方,一切都是新鲜的和不确定的,蒙尘的触角才会重新兴奋起来,让我们好奇,更加敏感,继而发现打动你的东西,发现美好,觉得还有无限可能,然后我们纷纷回到原处,渐渐重又粗糙和迟钝,于是等待再一次出发。这或者是行走最大的诱惑所在。

二是:

应该还是会有这样一些人,他们即使老死在一个地方,也能始终保持一颗敏感而柔软的心,可以感知庸常生活里的美好,并不断得到新的乐趣。我承认我非常嫉妒他们——靠,省了多少路费啊。

其实还有第三种人,他们的生来就属于远方,只有在远方一切生存的希望,一切生活里跌宕起伏的灵感才会迸发。他们热爱山河的纯粹,生活里的东西太过于脆弱虚伪,当蒹葭不再,河草不语,那么你还能剩下什么?但是他们并不是经历了这些的后知后觉者,他们和第一种人不一样,这是与生俱来的追求完美的执着。

雪雪也一样的属于第三种人,因为这个世界不属于她。天妒红颜,是否老天千百年来一直想要告诉我们的就是:残缺最美?我是一个俗人,一个也向往缥缈天道的俗人,但是如果所谓的天道就是这样,那我一定要不惜一切的去破碎虚空,真正的破碎。我们需要完美,这个世界需要完美!很多年前人们活在宗教的完美下,虽然这一切最终只是欺骗,但是相比于现在我宁愿要这欺骗的完美。

林语堂前辈生前也叹息,所以他要我们:“用美学代替宗教”。

所以我热爱生活里一切美的,那是我的宗教。这也是我要对雪雪说的,你并不是只能读书,这缺乏美的世界需要雪雪极力绽放你的美。 紫色的火穿越夜的云朵 / 流星一样飞过雨的线索 / 繁花碎落打开平镜湖泊 / 鱼鹰一样急迫远去的我 / 另一边时间的光亮 / 在这片水面下摇晃 / 每一颗水珠已绽放 / 在生命最美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