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右东流

关于

我是清都山水郎

[ 网络  鹧鸪天  随笔涂鸦  ]

15 Aug 2005

我实在无法找到一个合适的形容词来修饰网络。这样一个小东西,如此地令我怡然忘情!摒却了一切无须的束缚,以一个最近心中的完美形象出现在另一个世界上!但这又是一个怎样的世界!绝丽的奇景,漫山皆雾,天色如淡烟,远近山岚尽裹深处。曲阶竟似通天,无穷无尽,如此亦得杖游仙人一径之乐。偶有风采,浓雾聚散,仰首可见隐约得峰峦。更有黄墙画角,红叶涂云。想神仙之山居亦只如此耶?永远在山穷水尽时给你以柳暗花明,这便是网络,一个太上亦忘情得地方!

今日闲来无事,随手翻词,看到朱希真得一阙。虽以往也曾读过,但远远不及今日来得触动。“我是清都山水郎,天教懒漫带疏狂!”,我痴然神往。随即想到,既然我无法在现实里髻发高冠,寄情山水,那何不视网络如清都?我且自封为郎是了!玉帝清都虽好,亦只是石砌竹雕,怎及我网络之浑然无物?一个用死物构成得空间永远也无法留住真性灵。何况,加以清虚!

如此世人何须朝那玉帝的死物?又何须朝那天仙一众?何妨以己之性灵,朝所有如我之性灵呢?而网络,在我的眼里便是已然成活,具我之性灵!只是可惜了希真,悲凉如他,狂放如他,自傲自狂,鄙视名利的清都山水郎到底只能是一个孤独的流浪者。山河社稷,江山美人,统统都是:“此处烟花再好,岂能消那凡庸?”。待到林花谢了春红,无奈尽此一盅。

P.S.

《鹧鸪天》

我是清都山水郎,天教懒慢带疏狂。曾批给露支风敕,累奏留云借月章。 诗万首,酒千觞,几曾着眼看侯王?玉楼金阙慵归去,且插梅花醉洛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