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右东流

关于

七夕2005

[ 随笔涂鸦  ]

11 Aug 2005

喝多了~~,刚刚开门的时候对了半天才对准钥匙口。
即便是现在,酒精仍然荼毒着我的神经,下手不知轻重。
丢丢今天和他男朋友吵架了,打电话过去的时候正不可开交
很多时候我们不懂得珍惜,这人生最美好的年华犹如昙花一样
爱情或者并不是生命之重,但是绝对是不可或缺的。
老总在喝酒的时候说:“作为男人就应该顶天立地。我可以只爱一个人,但是一定要让尽可能多的人爱上我”
其实我想要说的是,不管我爱一个人也好,很多人爱我也好
最关键的是,能让这所有走进我生命里的女人快乐!
既然生命无法天荒地老,又何妨让它纵情如潮!

七夕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