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右东流

关于

情结

[ 姐姐  鼠标  生日  ]

24 Jul 2005

这是一个素昧平生的姐姐。 我和姐姐所共同拥有的并不是父母,也不是兄弟姐妹, 而是厚厚的一沓信和一个m$光电鼠。我觉得很多时候我有着恋母情结。 不,或者说,应该是恋姐情结。因为我似乎从来很少依恋我母亲。 这很奇怪,因为我本身并没有兄弟姐妹。所以这个姐姐我却何从恋起?

这世界很复杂,却又很简单。为什么这样说? 显而易见,从上面一句话就可以看出来,这个世界的根本就是矛盾。 一边极度的宏观一边极度的微观。。。 看看哲学家心理学家们,一边拼命地微观钻研,最终却要给出宏观抽象的理论。 我觉得真的很好笑,这样做却是何必?几十年过去了,却回到了原点。 也许这个时候就是佛教的轮回现身说法之时? 也许人们都是有恋旧的情结,所以走的时候就像志摩说的那样: 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自从毕业后和姐姐的联系便日渐的少。。。 而自从姐姐毕业后这联系更是日渐的少。。。 这也是回到原点吧?也是一种情结? 可能很多时候是我的原因,但是,背后掌握着的 有谁知道不是一双无形的大手?

3年前20岁生日的时候,姐姐电话告知: “朱同学有包裹,请注意查收。。。” 那天一宿舍的人面对着我辗转领来的包裹开始猜谜 到底里面装的啥那?衣服?书?姐姐的祝福? 谁也不知道,当我打开,当我拿起鼠标包装 当我在同学的惊呼里悄悄捡起从包裹盒掉出的润洁的时候 泪水告诉我,这才是姐姐的祝福~~~

今天换下键盘的时候把姐姐送我的鼠标也换下了。 仔细的擦拭完毕,捧着它仿佛捧着一汪倒流回转的春水。 而四处飞溅的,是怎么也寻不回的青春。 衷心藏之,衷心藏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