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右东流

关于

自虐根性?

[ 自虐根性  篮球  随笔涂鸦  ]

19 Jun 2005

很久没打球了,今年来好像只打了1次。昨天在学校的时候忍不住就去摸了几吧。 体力的下降是早有心理准备的,但是一开始我很怀疑我现在控球的熟练性还有准头。 很幸运,拿到球的刹那熟悉的感觉油然而生。 换手,胯下,背后,转身,勾手,远投,还是当年那般—— 有一点菜。。。哈哈哈哈。

不过20分钟,我气喘吁吁,又开始重温极限之前的压迫感。 我尽量的奔跑,想能突破极限,但是可惜,只是越发的沉重。 倒是把球频频的送进了框框,颇有23号的风采哇! 小徐说,你这样像是几个月没打球的人吗?偶得意的笑。 结果忽然便想到,人的追求极限是一种自虐吗?如果是,那么是否人有着一种自虐根性?

打完球坐在地上如狗装休息的时候,还在呆呆的想这个事情,可能是嘴角不自觉的冷笑吧 让一帮鸟人觉得偶是在自恋,纷纷攻击偶。不与人辩~~!偶想的岂是他们能知道的。(嘿嘿)

自恋过后,便是汹涌而来的过往记忆。学校似乎承受不住了的越发陈旧。 这似乎取决于院长以及党委书记的根性吧。腐朽任之腐朽,旧貌总不及新颜,此官总不及彼官。 到最后来为了荣华富贵满校师生皆是手中棋子不算,连校区都要变卖了作为筹码了。 这是否也是一种自虐根性?

晚上就在学校睡了,夜里在水房冲澡,一盆凉水下去全身哆嗦,忽然想起了一事—— 当年在学校,一晚上有3哆嗦,洗澡一哆嗦,小便一哆嗦,结果梦里面还要一哆嗦。哈哈。 一夜无话,早上醒的时候校园里静悄悄,随即听到了布谷鸟的声音:“人好走鸟。” 痴痴长长的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