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右东流

关于

逝去日子

[ 日记  高中  随笔涂鸦  ]

14 Jun 2005

0:12分才到家。翻遍了所有可能的地方都没能找到高三时候的那本日记。 跌坐良久,不得不无奈的接受了这个事实。

那本记录了人生最为细致敏感的年龄的一切的灵感的勃发的日记,就这样逝去了。 里面的近百首诗歌也如此不再可考。前几天和当年的诗友楚狂人聊天的时候还说起里面的那首满江红。 她至今仍然能完整的背下,只是我的脑海里如今只是残篇断影。

纵今晚惊电摩云崖,复何加?

伯华断气手翕然 哀起六合物皆寒 湍浪奔峡一泻去 神女自此影形单

还有那首在chinapoet获得3星评价的牛郎,一切灰飞烟灭。 无奈低垂的帘子,嘶嘶怏怏,黑色夜光彷佛巨大的时光撞击时的爆火 年少轻狂的岁月悄然随走。

P.S.决定把我的旧时日记转移到blog上来。